媒體報道

竺曉東:接班是責任與使命 企業要堅持創新
日期:2019/7/15


    編者按:處于改革開放前沿的寧波民企,正進入大規模傳承的“關鍵十年”。如何實現順利交接、實現基業長青,已成為當下寧波民企乃至中國民企轉型升級中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寧波韻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竺曉東是寧波民企“創二代”的典型代表,肩負使命的他接過“接力棒”,在堅守制造業麥田的同時,正不斷尋求創新與突破。在近期接受甬派《與“創二代”面對面》欄目訪談時,竺曉東談到了他對于企業傳承的責任及擔當的理解。



    從“中國制造”到“中國智造”,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主題,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
    如今的韻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從中國第一臺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八音琴機芯制造商,成功轉型為一家主打釹鐵硼產品且品牌影響力躋身全球前五的新材料制造企業。
    帶領著韻升在新材料制造行業“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正是創始人竺韻德的兒子——集團上市公司寧波韻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竺曉東。
    在記錄韻升企業發展歷史的企業文化展覽館, 竺曉東向甬派記者講述了自己的接班歷程。回望來路,他表示自己始終把企業傳承的責任與擔當記在心里,同時,無論肩上“使命”如何,都堅守著屬于韻升這家老牌制造業企業的立身之本——“自主創新”。


一通越洋電話
父親表露交班心意

    接班父輩,是許多創二代的選擇。這個選擇對于竺曉東來說,是一個深思熟慮后的決定。
    竺曉東透露,父親竺韻德真正向自己表露交班的心意,是當年他還在美國念書的時候。有一天,竺曉東接到了來自父親的一通越洋電話,竺韻德沒有直接在電話中談到接班的事,但竺曉東已經隱約感受到,父親希望自己接班的心很迫切。
    “父子連心,我感受到了他的心意。我考慮了很久,最后選擇回來。”竺曉東說。
    在挑起領導企業發展重任方面,父親給竺曉東帶來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當竺韻德在上世紀90年代初白手起家時,還在上初中的竺曉東常常一整天都見不到早出晚歸的父親,缺少父親陪伴的他,也有過不解。但后來,回憶起這段時光,竺曉東逐漸體悟了父親的責任與擔當。
    也正是這一份責任與擔當,讓竺曉東在潛移默化中認識到了自己作為“創二代”使命——傳承與創新。
    竺曉東認為,企業需要傳承,是因為隨著企業的長大,它已不再是個人的企業,很多東西不是一個人離開就能帶走的。“傳承之前,就要立志,立志就要有對家國的責任與擔當。”對家國的責任與擔當,也被竺曉東融入了企業文化的塑造中。韻升的員工每天都會抽出一小段時間來研讀《弟子規》和《論語》。對此,竺曉東的觀點是,經典能夠幫助一個人知道為人之道,因為制造業產品都是有標準的,做人也是有標準的。
    竺曉東曾在股東大會上說,韻升應該為中國的制造業去奉獻,這是作為國人應有的愛國之心。


有底氣接班
害怕失敗是不解決問題的

    竺曉東進入韻升后,從銷售崗位干起。回想起來,他認為,剛進企業就作為一個經營者去涉足企業事務是不現實的。“做企業,需要長期的積累與沉淀,你要明白企業處于哪個階段、要做什么、如何為客戶去服務等等。”他說。
    正是從基層干起的經歷,讓竺曉東有了去嘗試和學習的時間和機會。他接班的底氣,也來自于此。“我的底氣來自試錯和不斷學習。”竺曉東認為,自己不因害怕失敗而擔憂,因為這不解決任何問題。
    和創業的父輩相比較,兩代人的理念是不同的,難免存在分歧。對此,竺曉東看得很理性,他認為這不代表某一方是錯誤的,某一方是對的,而是哪一個決策更有效,因為最后企業經營的是效率。
    面對差異,他也坦言,(父輩和自己的)兩條路都會走,相互借鑒。因為,脫離工作層面,父輩給自己的建議,是一種愛。


變與不變
守望韻升的“麥田”

    1992年,竺韻德和他的韻升成功研制了被稱為八音琴制造的“核武器”—多工位自動調頻機,中國第一臺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八音琴機芯就此誕生。
    此后的6年時間,韻升一步一步走上了世界八音琴產業的頭把交椅。當時的韻升八音琴產品,已擁有52項專利,占國內市場95%、國際市場50%的市場份額。全球每賣出10個八音琴,就有一半以上的機芯來自韻升。
    坐擁父輩“打下的江山”,擺在竺曉東面前的,是每一位創二代都要面臨的選擇——傳承中的“變與不變”。竺曉東也曾有過思考,面對瞬息萬變的商業環境,韻升的產業,是要繼續專注發展企業特長還是尋找新的增長點?
    他的選擇,在韻升目前的產業布局中顯而易見。
    本世紀初,寧波韻升股份有限公司經過近兩年的分析、摸索、試驗,在2002年攻破了燒結釹鐵硼的核心技術。如今公司釹鐵硼產品品牌影響力躋身全球前五,國內數一數二。公司還在各產業累計獲得的授權發明專利超過150項,絕大部分為自主研發,且集聚在制造領域。
    “我們引入了一些產業,也淘汰了一些產業。”竺曉東說,韻升在制造行業中的發展,表象上是多元的,但從做八音琴機芯到稀土、新材料行業,韻升的“基因”始終沒有變,就是“自主創新”。
    “盡管有時痛苦,但這是韻升人需要堅守的一片麥田。”竺曉東說。

甬派記者 吳益丹 張弛 吳冠夏

北京时时彩5分钟开奖号